噬菌体的小迷妹

不会说话
别跟我说话

【薛晓】结局是在歌声中接吻(1,2)

作词薛×演唱晓

ooc预警!!!

什么都不懂都是瞎写的

 

一.

“成美,最近在忙什么呢?”

“忙着上分。”

“哦...这样啊,那打了几个国服了?”

“有屁快放,少来这些拐弯抹角的。”

“最近有写什么新东西吗,完成度比较高的那种?”金光瑶仍是一副笑脸吟吟的样子,看不出丝毫的不高兴。

“没有。”

“真的没有吗?”

 

“行行行。”薛洋一脸不耐烦,把手机扔在一边,屏幕上敌方水晶都还爆炸完,“最近写了么点东西,词快写完了。不过还没谱曲,要把整首搞完还早着呢。”

“没关系,这次找的歌手那边很会谱曲,成美把词写完就行。”

“你又在哪给我找的野鸡唱歌的,这次连谱曲都包办了?”薛洋眉头一皱,每道纹路上都写满了嫌弃。

“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金光瑶微微一笑,早已习以为常。毕竟每一个唱薛洋歌的歌手都遭到了薛洋同等待遇的嫌弃,并且永无下一次合作的机会。

“都谁啊?没听说过。”

“...”金光瑶这次真的不知该作何表情,“成美这是与世隔绝了么?这可是最近最火的网络歌手组合,一首《人间至善》一夜之间刷便各大视频网站,演唱者晓星尘颜值高性格好声音好听,而这首歌的词曲正是出自他的好友宋子琛。现在正是他们人气正旺的时候,到处都在争着抢,咱们这次请到他们可好是费了些功夫。”

“你可别吹了。”薛洋拾起手机再开了一局,“你们从哪看出一个唱歌的性格好?”

“这个我还真没吹。人红是非多,这两人火起来之后自然有人想黑他们,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都给扒出来了,硬是一点黑料都没有。还扒出这两人都还有武术功底,前几年他们见义勇为的事儿现在都还在热搜上挂着呢。”

“嘁。”薛洋不以为然,“这更假了好吗?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那么完美的圣母男白莲花?千万别让我见到他们,到时候别怪我把他们虚伪的面具一层一层地撕得稀烂。”

金光瑶:...

(什么仇什么怨?)

 

二、

    薛洋那边很快把词写完改好,之后便找不到人,不知道跑到哪疯玩。等到薛洋半个月之后回来的时候,新歌早就发布了,歌的质量很好,粉丝很买单,金光瑶自然是很高兴。晓星尘宋子琛那边人气又上一个台阶,简直成为了双赢的教科书式典例。

    薛洋把新歌听了一遍,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金光瑶把一切都看在眼中,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薛洋在车上昏昏欲睡,一如既往地马马虎虎听着金光瑶讲今日晚宴的合作对象。不过薛洋一般都不需要说着什么做些什么应酬什么,那些都是金光瑶的事,他只需要吃好喝好就行了。

   “今晚的朋友之前我给你提过,晓星尘和宋子琛你都还有点印象吧。”

   “ 那对什么风霜雨雪?不是都合作完了吗,怎么现在还在谈?”

   “上次的合作很愉快,我们有意向趁热打铁,再出一些歌。正巧他们也都住在兰陵,所以顺便约了见面。”

   “随你的便,反正我是不会再跟他们合作了,爱谁谁去。”

   “?”金光瑶有些惊讶,“我以为你很满意他们的表现,这才决定和他们继续合作的。”

    薛洋翻了个白眼,“我做了什么让你会怎么觉得?”

   “之前你每一次听完新歌都会破口大骂,骂轻一点儿的说没有灵气,骂重一点儿的说是蠢材,这次你竟然一句话都没说。”金光瑶又恢复了平常的神态,没有丝毫的破绽。

    薛洋的视线移向了车窗外面的世界,嗤笑一声,“老子还以为他们有多能耐呢,也不过如此嘛。”

 

    虽说如此,今晚这面也不得不见。薛洋和金光瑶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一些,不过晓、宋二人来得更早,已经在包间里小等了一会,现在正在聊些无关紧要的天。

    看到有人进来,二人便站起问好,穿白衬衫的那个笑得温温润润,清澈的眼睛让人难以挪开视线,高个子的那个面上很冷,但也客客气气,很有礼貌。

    金光瑶自是笑得如沐春风,挑不出一点毛病,只是后面跟了个表情勉强得不行的小年轻。这小年轻相貌没得挑,可他又不仅仅是帅,他有尖尖的小虎牙,还特别可爱。只不过除了见面时介绍说“我是降灾,《井底》的词作者。”,便一直在吃吃喝喝,没说一句话。

    在薛洋的零参与下,这事儿算是谈成了。晓星尘和宋子琛先行告辞后,金光瑶和酒足饭饱的薛洋便也准备打道回府。

 

   “成美,这事不再考虑一下吗?”

   “再考虑下去也是一样的结果。我都知道了写好的词会被他们瞎搞,为什么还要再给他们糟蹋一次的机会?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狗血的一幕果不其然地发生了,去了洗手间回来路过门口的晓、宋二人好巧不巧地听了个正着。两人尴尬地沉默了小会儿,便默契地一起离开了。

【信白】戏精少年欢乐多(5)

李白本来对于韩信比他高一点点毫不在意。

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诸葛亮正在上课,孩子们进行着美好的数学熏陶。突然间,一群人拿着千奇百怪的工具破门而入,无数双眼睛盯着诸葛亮,无数双手蠢蠢欲动。

就在此时,诸葛亮的手微微一动,拿起讲台上的茶杯就是一口干了。

众人:......

 

这时,一个女人从人群里脱颖而出,气焰极其嚣张地对诸葛亮说:“我们是来给孩子们量身高定做校服的,请问我们能占用您一点点上课时间吗,真的只有一点点哦。”

然后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残酷地报着每位同学的身高。

鲁班七号:我一点都不想听。

 

韩信和李白的学号是连着的,刚报完韩信的身高接着就是李白的,那一点点的差距就被震耳欲聋的无限放大。

韩·幼稚鬼·戏精·信:“哇~~哦~~,我居然比你高耶,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呢?”

李白:“保护视力,预防近视,眼保健操,现在开始。”

韩信:“你腿比我长,上半身跟我也差不多,怎么就比我矮了呢?”

李白:“你的意思是我没有脖子???”

韩信:“怎么没有,仔细观察还是有一点的。”

李白终于忍无可忍:“你特么不就是扎了个高马尾吗?有本事把头发放下来跟老子比。”

韩信:“那怎么行呢,这是我身体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像我的女儿一样,我怎么忍心我的女儿裸奔呢。”

李白:“所以你女儿她妈是谁?”

韩信:“这个...那个...”

李白:“衣冠禽兽。”

韩信:“她妈的可以来日再找。”

李白:“禽兽!”

韩信:“我要是禽兽,你就是禽兽的配偶!”

李白:喵喵喵?

 

恭喜韩信同学成功点燃了李白的怒气。

李白撂下狠话“再理你我就是小猫”,气呼呼地跑了。

韩信愣了一下,觉得那一刻的李白简直太可爱了,脑子里无法抑制地平生出许多直男不会有的想法,像弹幕刷屏一样:

卧槽卧槽李白嘟嘴生气的样子也太可爱了吧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是叫可爱想日吗再可爱也不过如此了吧要是李白是个女孩子就好了我一定分分钟去追她...

忽然韩信停止了这些那些乱七八槽的想法,陷入了另一个思考:

为什么李白要是女孩子才想去追他呢?男孩子又有什么不好呢?能陪你打球游戏上厕所,洗澡搓背捡肥皂......越想越觉得没毛病,最后归结于作为男孩子的李白不能穿小裙子......

然后,韩信就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好像李白穿小裙子也没什么毛病。

然后韩信就改为苦恼于如何让李白穿上小裙子。

于是韩信就把填身高的那张学生信息单上的李白的性别改成了女。

 

当然李白后来也没有不理韩信,毕竟韩信哄李白的技术还是一流的,李白勉为其难地忘记了韩信说他是禽兽的配偶,韩信也假装不知道李白是小猫的幼稚话语。

当然这是李白拿到他的校服裙子之前。

总而言之,一段双向的暗恋就这样正式建立了。

——TBC——

小剧场

李白:你为啥这么执着于身高(▼ヘ▼#)

韩信:因为身高定攻受啊( ̄▽ ̄)~*

【信白】戏精少年欢乐多(4)

最近韩信和李白都有点头疼。

 

韩信头疼的原因是信念的破灭,他觉得自己进入了人生中一段艰难的时期,看什么都觉得很虚幻的自我怀疑期。

还好这段艰难的岁月有李白相伴。

韩信:“这世界怕是假的吧。”

李白:“何出此言?”

韩信:“刚刚我明明看到教室里有只鸽子飞来飞去,但现在一眨眼就不见了,这一定是刚才系统出现BUG了。”

李白:“你什么眼神,那是刚才诸葛老师发的卷子,现在已经传到第四排了。”

 

李白头疼的原因是要文理分科了,他觉得自己面临着人生中最艰难的选择,之一。李白文综理综非常均衡,理综中物理稍弱,文综中政治略穷。李白对文理综同样也相差不大却一点都不纠结的韩信同学表示疑惑:

“你有什么打算?”

韩信不回答,只是指着天上:“你看这片星空。”

李白:“现在大白天的,哪来的星星?”

韩信:“我的梦想就是去探索那片星空的秘密。”

李白:“所以你是想去学天文学?”

韩信:“差不多,我想去学物理学。”李白条件反射地去捂物理试卷。

 

过了几天,班主任就文理分科的问题单独找学生谈话。李白现在这情况班主任也不好说,于是高谈阔论,半天没有一句实用的建议,最后得出结论,你爱谁谁选谁谁。眼看着李白的得脸色越来越难看,这时,韩信就像山间开得风光无限好的桃花,霸道地闯进李白的视野。

韩信是来交班上的物理作业的,明明那张办公桌旁的人离自己那么远,却在除了自己以外所有人都注意不到角度,朝着李白真挚地眨了眨眼。

李白觉得自己要是个妹纸,肯定立刻立马上马就跟韩信走了。仔细想想,韩信的颜值没得说,红毛马尾粉衬衫,这么骚的造型硬生生被他撑得帅破天际;性格也没得说,小学霸从小被惯到大的小脾气都被磨得干干净净了;关键的是,还对他好,特好,要不是李白觉得自己哥们是个纯爷们儿都要以为韩信看上他了。

李白想,要是剩下的高中生活有韩信在身边,也许就没那么枯燥了吧。

李白说:“老师,我想好了,我选理科。”

 

    在韩信和李白在一起后,李白回想了一下,觉得那个意味不明的眨眼,就是他们友谊变质的起点。

而韩信听了却想了半晌,表示他当时很可能是想皮一下,抛个媚眼调戏一下李白。

    李白对此只是摇了摇头,幽幽地说了句“明明是你先撩的我,先动心却还是我”,然后转身就走了,留给韩信一个快来哄我的背影。

 

    于是李白成为了理科班文采最好的人。

    当李白的同班同学用理科男的视角艰难地吐出苍白的文字的时候,李白却在行云流水地书写只关乎他一人的潇洒,嘴角不可抑制地上扬,与其说是在创作,不如说是在享受。李白的作文也总是被印成范文,在学校里广为流传。

    有一天,李白发现韩信的抽屉里有一大摞他的范文,李白对此感到惊喜,想不到韩信这小子还是他的小迷弟。

    于是李白暗中观察,想在韩信偷偷拜读自己的作品的时候拆穿他。

    然后李白就发现那摞作文纸的用途是垫韩信桌子短了一小截桌腿。

——TBC——

 

 

【信白】戏精少年欢乐多(3)

俗话说得好,日久见人心。

韩信和李白日久了,哦不相处久了以后,李白就发现了韩信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学霸,特别是在物理学科。每当李白看见韩信满分或者几乎满分的物理试卷,就会用手护住自己显得可怜巴巴的试卷。

韩信对此表示并不在意,甚至呵呵一笑,毕竟班上所有同学的分数都是由他这位物理课代表亲手录入的。

 

有一次,李白的物理考得特别砸,堪堪刚过及格线,内心在崩溃的边缘试探,这时尤其不想见到又考到满分的韩信。

韩信觉得自己作为李白的好哥们儿,见到兄弟难过时应该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让他的头靠在自己宽阔的肩膀上,轻声地安慰他。

并且他这么做了,“白啊,我相信你是个有天分的孩子,但是即使你是个18888的英雄也需要铭文的力量才能更强大,我会等你慢慢长大的。”

李白靠在韩信肩膀上的时候心情复杂,不禁腹诽道:我这个18888怎么比得上您王者水晶啊...不对,你铭文怎么那么强???

等韩信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倾情表演差不多了,李白严肃地问了韩信:“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学习了?”

对此韩信表示十分委屈:“我还背(一声)着你学习呢!跟你同吃同睡这么久,你居然这么想我,嘤嘤嘤。”

李白:该配合你演出的我视而不见。

 

韩信为了表示清白,让李白从现在开始寸步不离地跟着他。李白想了想觉得完全没什么毛病便一口答应了。

然后李白发现韩信确实没有偷偷学习,但是韩信有一个让李白百思不得其解的习惯,就是有事没事就到校园里乱逛,还老是东张西望的。

有一天李白又跟着韩信在校园乱逛,看韩信都快把脖子拧360度了,实在忍不住就问韩信,“瞅啥呢?”

这时韩信一把把李白拉近自己的怀里,警惕地张望了一下四周,才给李白神秘兮兮地解释道:“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只跟你一个人讲哦。”

李白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但是李白听完韩信戏精病集中治疗营的阴谋论后,觉得韩信说得十分有道理,相当配合地点点头,并且表示韩信说的他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韩信:“请陈述你的反驳理由。”

李白:“我们班上有个叫庄周的同学,他无时无刻不在睡觉,没有时间戏精病发作。”

韩信:“他这是在用生命演绎睡美人啊。”

李白:“人生如戏,谁特么还不是戏精病啊,为什么只有我们在这里。”

韩信:“峡谷里就这么多人,你上哪请那么多群演?”

李白:“直走50米右转你就可以出校门了,你看有没有主治医师拦你。”

那一刻,韩信的信念碎成渣渣。

 

那一刻的韩信和李白,还没有觉得就这样亲密无间地搂着有什么不对。

——TBC——

【信白】戏精少年欢乐多(2)

这时,旁边正准备放下装备的粉衬衫红毛马尾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在李白旁边的座位艰难地坐下了。

韩信:这货不会是个戏精病吧,难道我有戏精病的事已经被上面发现了,这里是个打着魔鬼教学班幌子的戏精病集中治疗营???怪不得“小中考”的题千奇百怪,原来是戏精病问卷测试。哈哈,机智如我早早地闻到了阴谋的味道,不过还是想想怎么逃出去才好。

李白这时才注意到周围有人,并且这人一脸正经地望着天花板,仿佛脸上写着“我什么都没听到,没听到路人的假装你是国王,你尽情地继续表演吧...”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李白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对红毛马尾一笑,“开黑么?我玩李白贼6。”

韩信解开粉衬衫最上面的纽扣,挠挠脖子,“好巧啊,我玩韩信贼6。”

李白的微笑僵硬在脸上。

 

开黑的事情暂且不提,除了打游戏之外,男人之间的共同话题还是很多的。此时都还自以为自己是直男的李同学和韩同学已经交换了QQ、微信、电话号码、百度云账号,并且就审美方面进行了友好而肤浅的交流。

与此同时,他们也认识了不少来自本市各大高校的戏精同学,热衷饰演人格分裂的基佬紫刘邦同学,为了营造高冷人设而努力憋笑的昭君同学,喋喋不休念叨着“我是一只猫,快乐的星猫”的梦奇同学,明明普通话标准得很却一定带着浓厚香港口音的露娜同学......

以上更加坚定了韩信这里是个戏精病集中治疗营的信念。

 

还是提一下开黑的事情。因为这个班的进度会比正常的班级快很多,这个班现在正处于缓冲期,班级的管理还不是特别严,手机也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默认允许携带,所以...大家每天都在开房间,还不止一间,甚至还有老师加入了学生们的开黑队伍,反正不管怎么开,韩信和李白都不会在一队。

 

话说话说,那位加入学生开黑队伍的老师正是老师中颜值担当诸葛亮,这位数学老师虽然年轻,但是教学质量是实实在在的高,但由于他采取的是开放课堂的教学方式,秉承着爱听就听不听拉到的教学宗旨,数学课上总是出现各种骚操作。

且看教室后排的韩同学和李同学。

在上午的最后一节课上,赶时间没吃早饭的李白早已饥肠辘辘,以秒为单位地进行着放学倒计时,在数了三分半钟后,终于吵醒了旁边睡得特香的韩信。

韩信:“你看起来很饿。”

李白:“你看起来很好吃。”

韩信二话不说拿出一坨不明物体:“我这有一桶方便面,你拿去泡吧。”

于是教室后方升起了一缕炊烟,老坛酸菜的气息在教室里经久不息,永世流传...

诸葛亮:你们开心就好。

李白:“还有多久才泡好啊?老子快要饿嗝屁了,你还有没有现成吃的。”

韩信二话不说拿出一坨不明物体:“我这还有一包袋装方便面,你拿去嚼吧。”

于是教室后方又断断续续传来了咔呲咔呲的咀嚼声,以及某位李姓同学因吃得太快而呛着的咳嗽声,咳咳。

诸葛亮:你们开心就好。

后来这俩货吃得胃疼趴在桌子上装死。

又是某一天的数学课。

诸葛亮在讲台上讲得激情四射,韩信和李白在教室后排聊天聊得基情四射。

诸葛亮在黑板上拿着尺规画着图,韩信和李白在教室后排拿着直尺比长短。

比赛结果是韩信赢了。

韩信:“放心,你比我短这件事我是不会说出去的。”

李白:...

韩信:“你也不用自卑,你兄弟我是不会拿这件事嘲笑你的。”

李白:...

韩信:“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要是因为这样没有女孩子要你,大不了,大不了我娶你就是了嘛,你别不说话啊...”

——TBC——

【信白】戏精少年欢乐多(1)

您的好友戏精少年白已上线

 

还有几个月就要中考了。

在这本该是初三学子最忙碌的时候。事实上,所有的学生也确实很忙碌,除了我们的李白同学。

同学们在教室里刷卷子,背课本,查缺补漏,精卫填海,女娲补天,盘古开天辟地的时候,小学霸李白却叼根草躺在校园的草地上伤春悲秋,多愁善感。

“马上就要到了辞行的季节/似乎一切都在向我告别/我们即将各奔东西/太阳也黯淡落成抒情的背景”

太阳翻了个白眼,一脚踹开白云,光芒万丈地打在李白的脸上,火辣辣地疼。

“我不知道草木是否有情/风来簌簌宛如在低语/雁过从来不留下痕迹/我曾来过又有谁来证明”

一只小鸟扑哧扑哧地闯入李白的视野,在李白的干净的白衬衫上留下醒目清晰的排泄物后,潇洒退场。

“整个世界仿佛都安静了/谁都不舍得言语/我也不禁把脚步放轻/唯恐踏碎这场梦境。”

远方传来的上课铃声震耳欲聋。

李白:mmp哦。

 

十分钟后,有轻微洁癖的李白手上拿着散发着异味的白衬衫,准备从教室后门半裸地摸进教室。

这节课是教材内容早已讲完的历史课,从不下讲台的历史老师在课堂时间让同学们背死知识点,本人却在教室前方玩神庙逃亡,教室里背书声一片,好不热闹;李白的座位离教室后门也不远,李白强势分析了一波,觉得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教室穿上新衣完全o鸡儿k,于是他果断地蹲步走进了教室。

然后李白就在自己的座位下面看见了班主任的皮鞋,他缓缓抬起头,这时的体位十分尴尬。

整个世界仿佛都安静了,谁都不舍得言语。

李白掩饰地干笑了两声,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就听见了班主任充满雄性的声音:

“李白,收拾一下东西,明天你不用来上课了。”

李白:!

 

李白觉得下课之后学校就会多出各种版本的八卦,而李白本人正在给各种版本的八卦取吸引读者眼球,激发读者兴趣的标题。(大雾)

 

好吧,事实上是李白在几个星期之前参加了市里的“小中考”,并且成功地考入集结全市变态的魔鬼教学班,提前进入了高中阶段的学习,明天就得去报到,今天就可以滚蛋了。

离别的时刻来得如此猝不及防,李白情由心生,不禁想题诗数首,“我以为离别还很远/试卷上的墨迹还没干/带香气橡皮檫还没用完/那道数学压轴题我还不会算...”

数学老师:老子连你都没教会这个班还有学生会吗[努力维持围笑]

然后第二天李白就被打包送到了新班级门口。

 

李白找了个教室后排靠窗的位置放好周身装备,便优哉游哉进入戏精模式,“看看这斑驳的世界/看看书页一角荡秋千的火柴人/看看叶隙间跳广场舞的黄精灵/看看骑在锦鲤上穿越次元壁的小公举/可是/可是/人们熙熙攘攘来了又往/默契的看不到的假装/让我错觉我是这个世界的国王......”

这时,旁边正准备放下装备的粉衬衫红毛马尾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在李白旁边的座位艰难地坐下了。

--TBC--

萌新第一次发文,有什么不够好的地方尽管提,但求不要喷得太扎心